首页

您的位置: 主页 > 学术文库 > 论文:基督教与中国论文 > 正文

哈尔滨的教堂与基督教

张明雯(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市是黑龙江省省会、中国东北北部政治、经济、交通、文化中心。它有8个市辖区、7个县,并代管3个县级市。市区人口475.5万,总人口987.4万,48个民族,其中少数民族人口66万。1896年至1903年,随着中东铁路的建设,工商业及人口开始在哈尔滨一带聚集。到中东铁路建成时,哈尔滨已经形成近代城市的雏形。20世纪初,哈尔滨就已成为国际性商埠,俄、英、日和捷克等国在哈尔滨设总领事馆,德、法、意等10个国家设领事馆,先后有33个国家的十几万余侨民聚集在这里,使哈尔滨不仅成为北满的经济中心,同时也成为基督教各派传教的中心。

1920年代的哈尔滨,外国人比例高达51.7%。对于这些从信奉上帝国家而来的流亡者、冒险家和普通劳动者来说背井离乡,教堂是他们的惟一精神家园。他们相信基督耶稣、哈利路亚、以马内利,相信无论自己身在何方,上帝都在怜爱他们、关心他们,所以各式教堂也就在哈尔滨拔地而起。

一、 哈尔滨的教堂

在中国大陆教堂数量及种类之多的城市中,哈尔滨应当算做重要的之一。在现有的教堂中,有历史的大小不下20多座,不仅有基督教堂、天主教堂、鞑靼教堂,清真教堂,还有内地不多见的东正教堂和犹太教堂。

(一)现有的教堂

1.基督教堂(新教)

  • 哈利路亚礼拜堂(黑龙江省最大的教堂,香坊区油坊街147号,2004年建。)
  • 南岗礼拜堂(原德国路德会教堂、尼埃拉依教堂,南岗区东大直街252号,建于1916年,市级一类保护建筑。)
  • 道里礼拜堂(原复临会教堂、新阳路基督堂,道里区新阳路160号,建于1924年,市级三类保护建筑。)
  • 伯特利教堂 (基督教伯特利教堂,道里区建国街67路建国公园站。)
  • 道外区基督教堂(原浸信会教堂,道外北七道街64路道外七道街站,建于1936年。)

2.天主教堂

  • 革新街教堂(原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东正教),现圣母无染原罪教堂,天主教,南岗区士课街47号,1930-1935年重建,市级一类保护建筑。) 
  • 东大直街耶稣圣心主教座堂(原为南岗圣司坦尼斯拉夫教堂 ,波兰天主堂,南岗区东大直街211 号, 2004年重建。)
  • 呼兰天主教堂(宗教界称其为“东方巴黎圣母院”,呼兰区。)
  • 圣若瑟堂(原南勋六道街道外天主堂,现在是幼儿园,道外区江畔路98号。)

3.东正教堂

  • 圣母守护教堂,(原圣母庇荫教堂、圣母帡幪教堂,又称乌克兰教堂,拜占庭式,南岗区东大直街268号,建于1930年。)
  • 圣·索菲亚教堂,(中国境内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的一座东正教堂,拜占庭式,道里区透笼街88号,始建1907年,1923年重建,1932年建成,现为哈尔滨建筑博物馆。)
  • 圣母安息教堂,(原圣母升天教堂及钟楼,南岗区东大直街文化公园内,建于1908年,市级一类保护建筑,现为电子娱乐厅。)

4.犹太教教堂

  • 犹太总教堂(道里通江街,1907年建成,1931年重建,现为车辆厂招待所,市级二类保护建筑。)
  • 犹太新教堂(道里经纬街88号,1918年建,现为东方娱乐城。)

5.伊斯兰教堂

  • 道外清真寺(清真东寺,道外南十二—十三道街,始建于1897年,1935年重建,市级一类保护建筑。)
  • 太平清真寺(太平区,建成于1939年,1989年6月重建。)
  • 香坊清真寺(香坊区,嵩山路副4号。)
  • 平房清真寺(平房区,平新镇三家子。)
  • 鞑靼清真寺(道里通江街78号,1922年重建,市级一类保护建筑。)

(二)被毁掉的教堂

  • 圣·尼古拉大教堂(东正教),又称中央寺院,喇嘛台,古典哥特式、八面体木结构。南岗区红博广场,始建于1900年,初称圣·尼古拉教堂,1908年奉教廷令改称圣·尼古拉大教堂;1933年增修伊维尔小礼拜堂,均毁于1966年。
  • 圣·伊维尔教堂(东正教),道里区霁虹街工厂胡同(原军官街),始建成于1908年,教堂的“洋葱头”毁于1966年,建筑本体保留,哈尔滨市二类保护建筑。
  • 圣母领报教堂(东正教),布拉格维申斯克教堂,道里区友谊路,建于1903年,文革期间被毁。
  • 慈心院,马家沟营部街,建于1927年,该院附设圣母悲哀教堂、尼古拉二世和塞尔维亚亚历山大大公纪念教堂。1945年哈尔滨教区归属莫斯科正教会后,这里遂成为教务委员会所在地。
  • 圣母符拉季米尔女子修道院,建于1924年,起初设于民宅内,1927年择邮政街址建院,该院有教堂一座 。
  • 喀山圣母男子修道院,在松花江江心岛上创建,后因不便迁入市区。1924年年底在马家沟落成。它坐落的街道遂被称为十字街(现文昌街2号)。
  • 喀山圣母女修道院教堂,1924年建于南岗邮政街62号,1965年关闭。
  • 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南岗曲线街(教化街)76号,建于1924年,原为西大直街中东路商务学堂1910年创办的附设教堂,建前为1910年创建的俄人商务学校,设有小学校,对附近贫民子弟进行义务教育。
  • 圣彼得保罗教堂位于新安埠安丰街,1923年1月筹建,1924年2月落成,1942年重建。
  • 主易圣容教堂,建于1920年3月,位于懒汉屯木兰街。该教堂为砖木结构,1966年被毁 。
  • 述福音约翰教堂,建于1923年,位于马家沟无线电街(后改称文艺街)。是"俄人之家"教养院(旧译"俄房教养院")附属教堂。
  • 圣先知约翰教堂,又称莫斯科兵营教堂,建于1923年7月,位于北安埠街(后改称北安街)。该教堂为小型木构建筑,形似舰船。1958年迁皇山墓地。
  • 圣先知伊利亚教堂,1921年11月创立,坐落在道里工会街(后改称工部街),是铁路机械总厂职工利用铁路板房改建的。
  • 圣鲍利斯教堂,位于正阳河河图街,1923年始建,1927年竣工。
  • 尼古拉教堂 1924年10月在江北船坞(临江街)开设,教徒夏天避暑用, “文化大革命”扫“四旧”被拆毁。
  • 尼古拉教堂 或称“圣伊利因预言教堂”。1927年,在商务街哈尔滨监狱建,为犯人祈祷。
  • 圣•伊维尔斯卡娅教堂,王兆屯懒汉街56号(南岗民兴街或文景街9号),建于1922年,后被焚。 

哈尔滨的教堂绝大多数源于外国移民的设计建造。根据 《满洲宗教志》记载, 20世纪40年末50年代初,哈尔滨市区各宗教大小寺庙、教堂已达八十多座。其中基督新教28座、东正教22座、天主教3座、犹太教堂3座以及乌克兰教堂、亚美尼亚祈祷堂,等等。拜占庭、哥特式教堂与中国宫殿式庙宇交相分布市内街道、角落,构成特异的城市建筑景观。许多教堂在文化大革命和大规模城市建设中被毁,或改为他用,幸存下来的则在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和本世纪初修复。目前,在哈尔滨的数十座大大小小的教堂建筑共同见证着哈尔滨的历史,一方面向人们诉说着沙皇俄国侵略中国东北的证据;另一方面,那些精美的教堂建筑又让我们感慨着独具匠心的艺术特色和信仰的伟大力量。这些保留下来的宗教建筑反映了人类文化的多样性,成为哈尔滨的文化遗产。正因为有着这些教堂,才更显哈尔滨文化的多样性和哈尔滨城市的包容和胸怀。

二、哈尔滨的基督教

1896年,沙俄取得修建中东铁路特权后,基督教的东正教、新教、天主教等陆续进入哈尔滨。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许多国家的教会也先后进入哈尔滨,使哈尔滨很快成为基督教在北满的传教中心。

基督教的主要教派在哈尔滨大致经历了这样几个时期:20世纪初—20年代的初建;30-40年代的发展鼎盛;解放后50年代的独立;60—70年代的被毁停顿;80年代落实政策和恢复时期;90年代和21世纪迅速发展。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全面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这一年代哈尔滨也是经历了恢复名誉、落实政策,邀请部分传道人重返教会岗位;修复教堂,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等主要活动场所已基本修缮完好,正式开放。重组“三自”组织,承担宗教职务。为解决各教教职人员后继乏人的问题,1983年起,陆续选送各教有志青年去神学院等地深造。80年代后期,出现一些对宗教感兴趣、进行思索和研究的知识分子,即有些人士所讲的“文化基督徒”,这些知识分子对基督教思想和文化进行考察,认识到基督教在人类发展史上的作用和影响,而自己并不一定有基督教的信仰。90年代是中国教会巩固壮大的时期。也是哈尔滨基督教迅速发展的时期,基督徒明显增多,教会的物力和财力也有了很大的发展。教会的各类活动也开始规范化,例如,按立中青年牧师、建立神学教育机构、组建敬拜赞美团队;西洋乐器、重金属乐器开始在主日礼拜中出现。积极开展国际友好往来,等等。

目前在哈尔滨经过政府批准、注册的宗教组织和团体有9个,其中2个佛教组织,2个伊斯兰教组织,5个基督教组织(黑龙江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黑龙江省天主教爱国会 、黑龙江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黑龙江省基督教圣经学校、中华东正教哈尔滨教会。)和一所基督教学校,即黑龙江省基督教圣经学校。这所学校属于高等教育系列,学校的建设和发展得到了政府大力支持。不久前该学校在哈尔滨市松北区万宝镇建设新的综合楼,得到政府200万元拨款。哈尔滨市的基督教在新的历史时期也开始了新的篇章。

1.东正教在哈尔滨

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东正教于1898年进入哈尔滨市。 沙俄向哈尔滨派遣了一支筑路队的同时也派来了一位神父。筑路队伍中的这位神父在1898年的8月3日(星期天)在香坊田家烧锅附近,用苇席搭成简易教堂,首次举行了东正教礼拜仪式。这一天成为东正教正式进入哈尔滨的开始。

而后,东正教在哈尔滨发展迅速,1899年3月,哈尔滨第一座东正教堂圣•尼古拉教堂在香坊军政街(香政街)建成; 1900年,又在南岗新市街中心广场(现博物馆广场)修建了一座规模宏伟的圣•尼古拉中央大教堂。这是经沙皇亲自批准建造的两座教堂(另一座在莫斯科)之一。

哈尔滨东正教的早期信徒是来哈尔滨修筑铁路的俄罗斯和东欧等国家的筑路员工。但是由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俄国贵族、临时政府官员、自卫军官等逃亡者及大批普通劳动者涌入哈尔滨。还包括来自俄国各地的东正教神职人员(包括4个教区的主教、许多大司祭、司祭) 上百余名,同时汇入这个流亡群体中。虽然当时在哈尔滨就已经修建了一些教堂,但是到1920—1922年,哈尔滨俄国侨民已增至15万人。到1924年,涌入哈尔滨的俄国侨民达到高峰,中东铁路局分别于道里偏脸子和正阳河地区建立“纳哈罗夫卡”和“沃斯特罗乌莫夫”移民村供侨民居住。据有关文献介绍哈尔滨的外籍人口一度超过总人口的一半。作为这些流亡者心灵家园的教堂,在哈尔滨已有的数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这个阶段也是哈尔滨人口和教堂增加最多最快的时期。

原俄国奥连堡和图尔盖教区大主教麦佛季以及新上任不久的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沃斯特罗乌莫夫也流亡在哈尔滨。他们以与符拉迪沃斯托克教区完全失去联系为由,向塞尔维亚俄国东正教流亡教廷提出了建立新教区的请求。1922年3月29日,塞尔维亚俄国流亡教廷发布成立东正教哈尔滨临时教区的命令(后来去掉了“临时”二字),并任命麦佛季为哈尔滨教区第一任大主教。6月2日,俄国东正教哈尔滨教区成立,同年9月27日召开了东正教哈尔滨教区第一次代表大会。此后,在哈尔滨的东正教机构活动频繁。不但有各种宗教活动,而且还创办了自己的出版社,在此期间还出版和发行了宗教方面的期刊和著作。其中影响比较大、出版时间比较长的是双周刊《圣赐食粮》(也有译为《天食》),这个刊物是喀山男子修道院主办的,1926年创刊。此外,还有俄侨出版的宗教刊物:《播种者》、《基督之路》、《信仰与生活》、《东正教之光》、《神圣之春》等。这些刊物不但在哈尔滨销售,而且还在欧洲和美国发行。俄侨东正教会出版社在哈尔滨也出版过一些宗教的书籍。

麦佛季在1929年升任都主教,1931年3月去世。1931年4月1日,梅列基被塞尔维亚俄国流亡教廷任命为大主教,成为哈尔滨教区的第二任首脑。梅列基毕业于俄国喀山神学院,曾担任托木克神品学校校长、外贝加尔和涅尔琴斯克(即尼布楚)教区主教。1920年8月,他逃亡哈尔滨,次年应北京传教士团邀请主持哈尔滨圣母领报教堂教务,1930年升任大主教。在梅列基担任教区首脑的十几年间,东正教哈尔滨教区发展迅速,据统计,1932年哈尔滨教区共有教堂46所。当年的俄文刊物《亚细亚》曾经有文章说“就是在国外的所有俄国东正教教堂也没有如此之多”。到1940年哈尔滨教区已辖有设堂区的教堂50所,未设堂区的教堂两所,学校或机关附属教堂8所,祈祷所6个,修道院3座,共有各种教阶的神职人员217人。此时,哈尔滨教区的辖区已包括了中国以外的库页岛、日本神户、印度尼西亚万隆和朝鲜等地。

1939年9月26日,哈尔滨教区纪念梅列基任教职50周年,塞尔维亚教廷将他晋升为都主教,并任命他为该教廷远东地区代表,不久又任命他为远东总主教区牧首(当时塞尔维亚流亡教廷辖有西欧、北美和远东三个总主教区,三个一般教区和一个直属教区。哈尔滨是远东总主教区牧首所在地)。于是梅列基成了所谓“东亚俄侨的统一者”。

1945年8月,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和苏联出兵东北,震撼了俄国东正教哈尔滨教区。这时,长期流亡在哈尔滨的原俄国堪察加教区大主教涅斯托尔(1921年来哈)和哈尔滨教区的两个助理教务主教尤维纳里、季米特里顺应时事地发表声明,宣布与塞尔维亚流亡教廷断绝关系.要求加入莫斯科全俄东正教会。同年10月,莫斯科全俄正教会代表来哈,与涅斯托尔等人签署了联合声明。东正教哈尔滨教区从此加入莫斯科全俄正教会。

1946年7月,莫斯科牧首区牧首阿列克赛指示都主教聂斯托利运用教会“全部力量”发展中国籍教徒。同月15日,成立以聂斯托利为首的传教委员会,并拟定计划,要在中国居民集中的道外区设立教堂、开办教会医院、设立教会孤儿院和学校,并在中国籍居民中进行传教活动。但不久,由于人民解放战争迅速进入全面反攻阶段,计划未能付诸实现。1947年,“传教委员会”举办汉语学习班,培养年轻的苏联籍神职人员。至1949年,也只发展了中国籍教徒15人。

1946年4月28日,哈尔滨建立人民政权,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城市。从1946年至1948年,哈尔滨市基督教逐步走上独立自办教会的道路。1954年,成立了哈尔滨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结束了西方差会控制的历史。1956年中华东正教会成立后,哈尔滨教区改称中华东正教哈尔滨教会。1958年,哈尔滨东正教会改为中华东正教会哈尔滨教区教务管理处,管理哈尔滨东正教各教会事务。随着中苏关系的变化,俄籍东正教信徒纷纷离开中国,前往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等地,信徒急剧减少,哈尔滨教区约有东正教徒1万人,而市内仅有800人。文化大革命期间,哈尔滨与全国一样,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公开宗教活动完全停顿,已开放的6座教堂被全部关闭,很多教堂被毁。改革开放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以重新贯彻和落实,1984年10月14日,哈尔滨东正教堂恢复开放,成为国内唯一恢复宗教生活的东正教堂,受到国内宗教界和国际信仰东正教人士的关注。至1985年,市内有外籍信徒42人,混血信徒200人。1990年代末,市内有外籍信徒20余人,混血信徒200人,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约50人。

2.天主教在哈尔滨

国外教会在中国传教,基督教中天主教是比较早进入东北的,19世纪以前,东北地区天主教归属于北京教区。到1838年8月14日,罗马教皇诏谕成立独立的满蒙教区,由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统辖。1898年5月18日,设立北满教区。这时先后有法国、波兰、加拿大等国的天主教传教士到哈尔滨传教,发展教徒。1901年,第一座天主教堂在道外建立。哈尔滨早年的天主教徒大多为中东铁路员工,主要有中国教徒、波兰教徒、俄国教徒。据说,当时的天主教徒竟达到一万余人。其中,中国教徒有1300—1500人,波兰教徒有2000—3000人,东仪天主教徒(主要是俄国人)有200人左右,此外是意大利、法国、爱尔兰、比利时、德国、朝鲜和无国籍等十几个国家的外籍信徒。

在哈尔滨的天主教中,东仪天主教会有别于其他遵守拉丁礼仪的天主教,他们用古斯拉夫语行使希腊礼仪和典制。东仪天主教是从希腊正教、俄罗斯东正教和一些较小东方古老教会中分离出来参加天主教会的。他们承认教皇的领导地位,但仍然保持各自原有的传统礼仪和特点。哈尔滨东仪天主教遵守的是拜占庭——斯拉夫语东方礼仪和典制,而不受拉丁礼仪天主教和规章的约束。原来分布于东欧、苏联和巴尔干地区。在教堂建筑、服饰、用品等许多方面,与拉丁礼仪天主教有别,均保持东派教会的传统。东仪天主教哈尔滨主教府堂设在马家沟通道街78号(现中山路224号)的圣·吴办第来堂。1945年,主教被苏联红军逮捕,此堂关闭。而后该堂部队航校占用,1987年退还,现作为全省天主教自养基地,开办天龙招待所,对外服务。而哈尔滨道外天主堂、香坊天主堂、南岗波兰天主堂、道里波兰天主堂、乌苏拉修女会、圣母圣心会等均属拉丁礼仪天主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哈尔滨同全国一样,成立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哈尔滨市天主教爱国会。据1953年的统计,在哈尔滨的中国教徒1267人,主要集中在道外和香坊,道外教会教徒1039人、香坊教会教徒228人。中国教徒中贫民居多,家庭妇女、小孩占72%,小手工业者占15.7%,小商人、农民占7.5%,自由职业者占4.8%。1953年后,大部分外籍传教士和教徒陆续离境,仅剩500左右教徒。1959年建哈尔滨教区。

“文革”期间,各地宗教活动场所均因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而关闭,教职人员遭受摧残,哈尔滨的天主教活动也被迫停止,直到1981年恢复。1983年后改为黑龙江教区。至1990年末(除外教、留学生外),市内波兰天主教徒仅有1人。目前,哈尔滨天主教有神父6人,信教群众14000余人,哈尔滨有5个主要天主堂:道外天主堂、香坊天主堂、南岗波兰天主堂、道里波兰天主堂和哈尔滨市天主堂,天主教活动场所20余处,有着内容相同的天主十诫和教会四规*, 基本上满足了信教群众日常宗教活动的需要。

3.新教在哈尔滨

率先把基督教新教传入哈尔滨的也是俄罗斯人。1901年,俄国人在哈尔滨创办了基督教新教(简称基督教)教会,使基督教进入哈尔滨。随着日俄战争的爆发,许多国家的教会挤进哈尔滨,哈尔滨成为基督教在北满的传教中心,并相继建立了分属10个不同宗派的17个基督教会。1927年,哈尔滨基督教会受遍及全国自立运动的影响,民族资本家武百祥、赵禅堂等人发起开展“脱离西差会,创立自立教会”的活动,成立了东三省中华基督教改进社,开创了北满地区的中国教会,推动了全市以至东三省自立运动的发展。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开办教会医院和学校,一方面解决教徒看病和子女入学等问题,另一方面也推进了哈尔滨的医疗、文化教育等公益事业的发展。

1932年,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东北沦陷初期,全市基督教会的领导权基本上在英国、美国、丹麦等外国差会及其培养的中国牧师手中,并以哈尔滨市为基地领导北满各地教会。1940年日美关系紧张,在哈尔滨建立的基督教为日本所控制,日伪当局进驻各寺庙、教堂,强行各宗教改变信仰,参拜“天照大神”,西方传教士开始撤离回国,哈尔滨市的基督教控制在亲日牧师金玉清等人手中。

哈尔滨是全国解放最早的城市之一,1946年解放。在解放初期,基督教多数教牧人员和信徒能够顺应时势,接受新政府领导,积极参加爱国活动,全市几个较大的基督教会都把礼拜堂腾出来,临时为生产军队被服提供场地,阿城教会提供礼拜堂,为后方医院收容伤员。1950年底,哈尔滨各基督教会还响应捐献飞机大炮的号召,支援抗美援朝。

1954年,哈尔滨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1958年10月,实现了10个宗派15个教会的联合,并集中进行礼拜活动。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众所周知的原因,所有的宗教活动场所关闭,宗教教职人员或遭批斗,或下放工厂、农村劳动。直到1980年12月21日,中断15年的宗教活动才得到恢复。最先开放的是南岗大直街基督教堂。并且落实宗教政策,返还教会房产,使基督教徒恢复正常的宗教活动。开始,人们心中还存有余悸,80年代初期入教信徒仅有317人。而后,进堂人数有所增加,每年都有人受洗入教,至1985年底有登记信徒已达到2100余人。到1990年代末,哈尔滨基督教活动的场所已有9处,哈尔滨市基督教会各堂、点共接待信徒已经上万。

进入21世纪,基督教新教有了迅速的发展,现在全市信教群众17万人,有宗教活动场所241处。现有牧师36名、长老5名、教师17名。哈利路亚礼拜堂还成立了哈利路亚诗班、和散那诗班、婚礼诗班、赞美队、美工组、服侍组、荣归班、后勤组、主日学、绘画、小提琴、电子琴、舞蹈、英语等学习班,从不同角度培养新时代合格人才。为了培养信徒灵命,从2007年开始,哈利路亚礼拜堂就开始举办初信栽培班和要道学习班。哈利路亚礼拜堂目前是哈尔滨两会办公所在地,经常接待中外参观访问的同仁及研究宗教的学者,为哈尔滨市教牧工作和对外友好交往中努力作为。哈尔滨基督教会通过举办丰富多彩的宗教活动,播撒着求真、向善、宽容、博爱,为新时期文化转型的重建和哈尔滨的精神文明建设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通过对基督教在哈尔滨的历史的追述和梳理,给我形成的初步印象是:

东正教在哈尔滨曾经鼎盛辉煌,但始终没有走出侨民的局限,留下的更多的是教堂文化。

天主教的传教者不仅有俄罗斯、波兰人,还有法国、德国、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牧师,文化大革命中在哈尔滨受到的冲击最大,他们在哈尔滨的历史上曾经开办医院和学校,发展的信徒多半是平民,教会在救济穷人、公益和慈善事业方面留下的历史印记更多一些。

基督教新教在哈尔滨的历史上虽然不如东正教显赫,但是,感觉在处理宗教与世俗关系问题上比较灵活,也许是基督教中的中国教徒比较多的原因。他们创办医院学校,传播科学知识和文化,在哈尔滨的文化建设方面发挥的作用更大,特别是在现代似乎显得更加活跃。基督新教信徒解放前在哈尔滨并不多,但是改革开放后发展迅速。

三、 基督教对哈尔滨的影响

从基督教进入哈尔滨到40年代末,不同的基督教派都曾经开办医院和学校。这里主要介绍基督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所做的工作和对哈尔滨文化教育发生的影响。

1.开办医院,治病救人

基督教医疗事业是随着传教同时,由小到大逐渐发展起来的,也是传教的一项重要手段。开办医院经费都由教会承担,为信徒和普通贫民免费治病,宣传上帝的福音。这对贫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也体现了人间的爱心和慈善。

(1) 新教开办的医院

在哈尔滨基督教新教开办的医院有4所:基督教浸信会开办的普渡医院(1923年);卫斯里会为配合哈尔滨监狱拯救危急病人设立的囚人疾病疗养所(1939年7月);基督教长老会在阿城创办的博济医院(1900年)几经曲折,逐渐发展,至30年代已成为阿城县有名的医院;还有基督教长老会在呼兰县开设的教会医院(1910年),1946年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成立后改为军队医院。

1932年,日本侵入哈尔滨时,基督教青年会与教会联合组成医疗服务队,到郊区抢救伤员。第二年春天,以尚奎英为代表的基督教青年会与以李毓麟为代表的基督教联合会,组成“基督教红十字会”慈善机构。

虽然哈尔滨基督教红十字会所做的具体工作没有留下任何资料,但是他们在这个时期所做的一些工作和影响人们并没有忘记,特别是1932年8月6日—10月9日,松花江发洪水,水淹哈尔滨时,西门脸教会曾经以红十字会的名义收容了1400名难民。1936年,该会随青年会关闭而消失。

(2)天主教开办的医院 

1911年,东北鼠疫流行,哈尔滨有许多穷人患病因无钱医治而死亡。1914年8月23日,方济格修女会决定派法籍修女阿尼拉在道外南六道街99号天主堂地段上创立诊疗所(施医院),经费由方济格修女会及国外教友捐助。

1926年,加拿大籍修女白爱德当院长时,修建1座2层楼房,建成善牧医院。1944年,再由白院长重整南六道街沿路一带小砖房为养病房。1947年10月26日,白院长病故后,德籍修女普林慈继任院长。

善牧医院设有内科、外科、妇人科、眼科、小儿科、耳鼻咽喉科、皮肤花柳科等。还有诊断室、手术室、药房、化验和养病房。医院还设有女工厂1处,女工均为修女,一般有4—6人。

善牧医院以慈善为目的,对病人实行免费治疗。后来因经费不足,为了维持医院开支,开始收取若干医疗费,秉承4条基本的原则:①可能者全纳。②贫者拿可能之份。③极贫者免。④官吏或公众服务者免。由于善牧医院面向贫苦阶层大众,所以哈尔滨市的贫苦市民及残、老、孤儿等均愿意来该医院就诊,以道外地区患者为主,中国患者居多。1953年11月,市政府接收善牧医院,改为市妇幼保健院。

乌苏拉修女会创办的博爱诊所也属于天主教会。是乌苏拉修女会修女兰胜有、裴慕真、苏蕴茹等1935—1936年在香坊天主堂开办的施医院。1937年后由圣母圣心会修女经营。1937年被诊者1924人,1938年被诊者2776人,后因经费困难而停办。

1949年3月17日,瑞士籍会母孟淑贞、修女达静,用卖衣物和在善牧医院的工薪84万元(东北地方流通券)作为基金,成立博爱诊所。诊所设有内科、外科、小儿科、眼科,除了每日诊疗就医患者8—12人之外,医生还利用剩余时间下乡看望病人。 1951年,因修女回国诊所解散。

2.创办学校,发展教育

从1909年到1950年的40年间,基督教人士在哈尔滨创办学校和幼稚园,一方面为了解决信徒子女上学和入托问题,一方面为发展哈尔滨的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

(1)基督新教的学校

在此期间,基督新教办有2所中学、10所小学和4所幼稚园。

两所中学是基督教信义会创办的商业中学(1920年)和呼兰长老会创办的呼兰广育中学(1909年),前者1933年,由于经费不足停办,后者1919年停办,改办小学。

10所小学有:

  • 基督教信义会创办3所:香坊三育小学(1912年)、保障街三育小学男校(1915年)和保障街三育小学女校(1923年);
  • 基督教长老会创办3所:阿城文育女子小学校(1925年)、 阿城文育男校(1929年)和中华基督教私立广育两级小学校(1919年,呼兰广育中学停办后改办);
  • 基督教浸信会创办2所:培德初级小学校(1930年)和崇德小学校(1949年);
  •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创办2所:儿童生活团(1936年)和新育小学校(1948年)。

值得一提的是西门脸信义会在1926年创办的仁母幼稚园是哈尔滨第一个“幼稚园”,1952年由国家接管,原有的工作人员成为哈尔滨托幼事业的先驱者,具有开拓性意义。端街卫斯里教会创办的新民幼稚园(1938年)影响很大,服务效果与社会信誉居哈尔滨市教会托幼之首,19 52年由市教育局学前科接管,改为尚志幼儿园。基督教松江自立会创办的海燕幼稚园(19 50年)和基督教浸信会开办的崇德幼稚园在19 52年由市教育局学前科接管,成为公立幼儿园,他们的工作为哈尔滨幼教事业的发展提供了经验。

(2) 天主教创办的学校

天主教创办的学校有两类,一类是只招收外国教徒的子女,一类是招收中国孩子。1912年1月道外天主堂创办的光华小学校和1935年香坊天主堂创办的育民小学校,学校开设伊始,一律不收费。1946年前后,前者因经费问题开始收半费。1952年11月,由市政府教育局接办,后改为南勋小学校。后者在1939年因经费困难而停办,经过几次反复的努力和恢复,1948年终因经费困难而解散,归并到香坊小学校。

20世纪初,进入东北境内的波兰人很多,他们的子女一般都在俄国学校读书。南岗波兰天主堂司铎奥斯特罗夫斯基提出利用教堂组织和波兰教友的捐助建立波兰学校的建议。1912年,波兰神父爱斯蒙特来哈帮助募集捐款。1916年,在南岗波兰教会的地段上修建了2层校舍,创立波兰小学。1919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波兰中学。奥司铎为使波兰人的贫苦子弟能入学,成立了慈善组织。1927年,经波兰政府登记,认定波兰中学为正式学校,在领事馆领取维持金。1934年,哈尔滨市中等学校改革,将其改为东方中学校,波兰教职员工除1名外,其余皆领取退职金回国,学校以地方财力继续维持。至1949年5月,多数波兰人回国,学校关闭,校舍为外国语专科学校占用。

另外,还有东仪天主教为俄侨子女创办的2所中学:圣•尼古拉中学、乌苏里诺女子中学;乌苏拉修女会创立的法国天主教女子中学(1934年),后改为圣•尼古拉学校,现为哈尔滨电子仪器厂使用。

3.传播知识,宣传爱国思想

1926年,哈尔滨基督教青年会成立,其发起创始人是双城基督教会牧师尚奎英、民族资本家武百祥、赵禅堂。受“五四运动”爱国主义思想的影响,使青年会成为进步思想的传播阵地,在哈尔滨十分活跃。

哈尔滨基督教会自立运动也与青年会这个机构接受进步思想有关。团体名称是男青年基督教徒联合会。青年会的活动项目很多,设有德育科、智育科、体育科、卫生科和新知识讲座,等等。经常放映幻灯、有声电影,或请名人讲座,其中德育科为重点活动部分,包括查经班、主日学班、考道班、德育讲演班、歌咏班等;智育科设有文化补习班、英文学习班等;体育科安排各项体育活动;卫生科讲解卫生知识,传授简单的护理知识。当时,同记的店员和工人在业余时间都参加这里的活动。东北沦陷时期,青年会宣传抗日爱国,引起日伪警特的注意。经常来此进行秘密活动的车向忱和一些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利用这个阵地广泛进行爱国主义宣传教育,被日伪警特追捕。车向忱秘密转移,于洁真等人相继离开哈尔滨奔赴延安。1936年,基督教青年会被日伪当局查禁关闭,但一直到40年代末,它都在哈尔滨青年活动和青年教育方面发挥着作用。

四、结语

近两年来,中国内地庆祝改革开放30周年,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回顾与报道中国三十年来所取得的巨大变化与成就。中国基督教界曾经以专题形式回顾在这30年走过的历程,回顾这30年里中国教会的变化。基督教人士一致认为“就基督教而言,过去的三十年也发生过举世瞩目的变化”,并且认为可以用一连串的数字与事实来说明:从1979年基督教堂在文化大革命后的重新开放,到今天遍布于大江南北的五万多座教堂;从三十年前的百余万信徒到今天的四千多万信徒(且为保守估计);从三十年前的几百位教牧同工到今天的近九千位专职牧师和传道人;从三十年前的一所基督教学府到今天的十八所神学教育机构;从三十年前找不到一本圣经作为样本印刷,到今天累计印刷圣经五千万册;从三十年前请军队印刷厂帮助用铅字印刷圣经,到如今自己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有限公司和最先进的激光排版技术;从三十年前教会领导层平均年龄近七十岁到今天的五十岁上下……。这里借用中国基督日报鲁德的观点,中国教会也和我们的国家一样,在这三十年经历了重要的发展时期,发生了重大变化,获得了蓬勃发展。基督教在哈尔滨的情况也是一致的。

基督教文化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基督教从它创立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从它的发源地巴勒斯坦扩展到全世界各地,成为世界上信徒最多、影响最大的宗教,影响着人类的文明、影响着它传到之处的文化。回顾和反思基督教在哈尔滨的历史及其影响,对于今天的中国文化重建也应该有实际意义。

主要参考文献

  • 王美秀、段琦等,基督教史,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9月。
  • 乐峰,东正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2月。
  • [美]施密特,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1月。
  • 鲁德,中国基督教三十年:改变举世瞩目,基督日报(中国), 2009年01月15日,http://www.gospelherald.cn/。
  • 段琦、陈东风、文庸,基督教学,当代世界出版社,2000年6月。
  • 江丕盛、彼得 本纳德,桥:科学与宗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1月。
  • 本文材料和文中数字主要来源于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网页,哈尔滨地情网,志鉴书库,市志,宗教志和哈尔滨市宗教局。

注释

天主堂十诫*

  • 钦崇一天主万有之上;
  • 勿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 守瞻礼主日(天主教的纪念活动日);
  • 孝敬父母;
  • 勿杀人;
  • 勿行邪淫;
  • 勿偷盗;
  • 勿妄证(不说假话,不做假证人);
  • 勿愿他人妻(同第六诫);
  • 勿贪他人财物。

天主堂教会四规*

  • 凡主日(星期天)的瞻礼之日,该望全弥撒;
  • 遵守教会所定大小斋期(教徒要定时定期遵行食物禁忌)
  • 该妥当告解,并善领圣体。至少每年一次告解、领圣体等宗教活动。教徒必须由神职人员主持进行;
  • 当尽力帮助教会的经费。

- End -